一颗药丸

沉迷盾铁德哈贱虫玉碧安雷秦唐不逆不拆!!我爱锤基/mop/billdip/唐多/晓薛/凯柠凯/嘉金/福华/冬寡ヘ( ̄ω ̄ヘ)有cp洁癖!!

我脾气很冲的,就别来惹我。

想要评论(ฅ>ω<*ฅ)

转载请和我授权谢谢。

大爱漫威!!

沉迷爬墙,不接受ky

人有多大胆,粮有多大产,但是我胆小😂

新养的儿子莫渊青,要一定要拐一只武当回家!!武华了解一下!
感觉捏成了小姑娘.....有没有武当愿意带我去金顶过好日子啊!我在碧云天涯等你昂(ง •̀_•́)ง

大晚上的宿管还让我们两个女生去倒垃圾,我的妈学校真的是黑得要命.....明明明天考试的人就没有几个....说是明天早上考完再倒今天太晚了我们宿舍就只有两个人她也不愿意....主要是我们今晚还看了校园的恐怖电影.....我害怕😭😭😭😭

【盾铁】所以到底是为什么?

*还剩信息技术我就考完啦!不过为什么我是在最后一天考??我们小组的都是第一天第一场考完就可以走了....我人品这么差的吗(ಥ_ಥ)
*沙雕段子
*他们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1.
说起来你们可能不信,我是纽约好邻居spidey。

stark先生最近很奇怪,总是不在大厦里面,还和形形色色的人走在一起.....当然,只是字面意义上的走在一起,别误会。

其实这件事我也不想管的,毕竟我和Wade还有好多事情要做....嘿Wade收起你危险的思想,我们在谈很重要的事!.....好了,其实主要原因是因为stark先生的关系,队长最近很可怕,感觉脾气都差了好多,我想估计是因为stark先生没有陪他吧,就连晚上也没有。

我一直想找stark先生谈谈,但是说实话,我真的从昨天开始就没看见他了。

所以stark先生到底去哪了?






2.
说起来你们可能不信,哥是你们纽约好邻居的男朋友Wade......好了宝贝儿,你再这么看着哥哥会忍不住的。

哥其实也不想管这件事,但是这已经严重的影响了哥和Peter的生活!

哥记得最近见到stark的时候他正拿着一沓图纸.....嗯哥也不知道上面是什么,然后他就和一个男人聊了些什么,嘿别这么看着哥,哥真的不知道!

后来队长就过来了......好了后面你们估计也想得到,stark把图纸藏了起来,然后很慌张地拉着那个男人跑了,嗯,就是跑了。

然后?拜托伙计,还能有什么然后!队长的脾气更差了!我的天哥觉得待在这大厦还不如去接一些危险的任务来得痛快!......呃宝贝你别生气哥开玩笑的......

所以stark为什么要逃跑?






3.
说起来你们可能不信,我是Loki。

说实话,和他们一样,这件事我也不想管。但条件不允许。

为什么?算了我不想说。

至于stark,我觉得他也不像是那种会背叛Rogers的人,大概就是要瞒着他什么事吧。这种事我常常干。好了Thor,收起你那种眼神,你是有什么意见吗?

但是,就算我们觉得stark不会这么做,Rogers也已经被难过蒙蔽了双眼。好了说实话,我觉得这次事件的结局估计不错,各种意义上的。不过现在还有其他问题要考虑。

所以stark到底瞒着Rogers什么?






4.
说起来你们可能不信,我是Thor,Loki的爱人。嗯,我也爱你底迪。

我觉得事情是有些进展的。就比如队长终于去找Tony谈谈了,虽然好像事情不尽人意,嗯,Tony没告诉他,对,他的小胡子男人拒绝了他的请求。说实话,Steven挺生气了。

但还是没发生什么,最后还是一样,Tony又拿着一沓图纸去找了很多人。

不过这一次我赞同Loki,我也觉得事情的结局应该不错,各种意义上的。

因为我好像有点明白Tony要做什么了......什么?我怎么知道的?好吧我觉得应该是直觉,我觉得就该是这样。

而且,这件事应该由Steven来做,我个人认为。

所以为什么Tony要瞒着Steven?我觉得没必要。







5.
你们爱信不信,我是Natasha。

至于Thor的那个问题,呵。我觉得他应该换位思考一下,当收到一份来着爱人的惊喜会怎么样?很明显不是吗。

那些图纸和人已经很明显了。说实话,我认识挺多个。在bucky要和我求婚的时候,那些人也在,他们拿来了bucky要给我的戒指。所以——已经够明白了。

我觉得这很明显。毕竟说实话Tony不会干什么出格的事。他真的非常爱Steven,这很明显。他们关系很好,没有吵闹——是那种决裂的吵闹。

所以,随便推一下,再查一下,很明显,Tony在准备求婚戒指。

虽然我和Thor的想法一样,这应该由Steven来做。不过又有什么关系?

好了。.....我怎么知道?你第一天认识我?我什么不知道。

说实话,和我做朋友是没有隐私可言的。







6.
Tony最后做好了戒指。

“嘿,甜心......”

Tony的话被Steven的单膝下跪打断,他拿出一个红色丝绒的盒子:“我想我猜到了蜜糖。......借助了一些外力。”

一旁的Natasha笑了笑。

“所以你愿意嫁给我吗?”

小胡子男人将手递了过去:“当然。不过你要戴上我的戒指——拜托,这可是我亲自做的!”

“我的荣幸。”



13号会考完后见😭

*【双丑】Under desire(后续,大肚play)
*居然写了上次龙pa车的后续😂依然是车
*前篇:Under desire(车)
*他们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龙pa车补档
*内含双龙play,排卵play,慎
*表情包护体!老子就不信了
*他们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石墨居然被封了我真的是🙄

【德哈】霍格沃茨重案组归档

*占tag致歉,以后重案组(修改版)的链接都会放在这里,持续更新
*传送门:
第一案 黑色牡丹案
第二案 毁容女尸案(1)

*他们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德哈】霍格沃茨重案组(一)

*重新修改了一下
*真的是没有逻辑的那种,非常抱歉写得不是很好
*传送门: 霍格沃茨重案组归档
*他们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第一案  黑色牡丹案




1.
“你见过黑色的牡丹吗?”德拉科皱眉拿起尸体旁边的照片。
照片上是一片黑色的牡丹花。
“没有,很明显也不可能有。而且.....这绝对不是自杀。”哈利检查着尸体的脖子:“真正使妮娜小姐死亡的是比她的披肩更细的东西。”德拉科看了看尸体脖子上的红痕:“大概是鱼线一类的东西,死者是被勒住后导致的窒息死亡,和上吊死亡的情况不符。”
“这不是第一现场,”赫敏环顾着四周,在死者周围发现了点点泥屑:“第一现场应该是在一个花园,这是一种很老式的花泥。”
“那么.....”哈利拿着照片皱眉:“第一现场很可能在这个照片中的地方.......但这绝对不可能,世界上哪有黑色的牡丹!“
“哈利,不要忘了如果只剩下一个可能,那么就算有多么不可思议,它也是最终的真相。”
“我知道德拉科.....潘西和秋她们去问不在场证明了?”
赫敏打开房门:“是的,我们也去看看吧。”
三人来到了客厅中。
“都怪我们......如果不是我们让妮娜禁足....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亚历山大夫人掩面哭泣,迪斯少爷在她身旁安慰她:“不是你的错母亲....一定是!一定是那个人!”
“迪斯!”亚历山大先生呵斥他。
“迪斯少爷,是您报案的对吗?是否可以告诉我们您口中的那个人是.....”潘西指尖敲击着桌面:“以及,据法医推测,死者遇害时间为中午三点到四点之间,请问各位这段时间都在做什么。”
“那个人是妮娜的朋友,不过在两年前失踪了....他害得妮娜伤心了很久!至于那段时间我在琴房练琴,我的老师可以作证。”
亚历山大先生搂着夫人说:“我当时和安娜就在卧房,我在工作,她在看书,都没有离开过房间。”
“我当时正在坐来别墅的车上,这是车票,”老管家递给潘西一张车票:“我是今天晚餐前才到家的。”
“是的,我可以作证,管家先生和我打了招呼。当时我正在准备晚餐。”女仆答道。
“都有不在场证明.....那么....凶手真的可能是那个失踪了两年的人吗?”秋若有所思:“那么动机是什么呢?”这时迪斯冷哼一声:“动机?肯定是因为妮娜拒绝了他的求爱!妮娜怎么可能喜欢这个坏小子!”
“迪斯!”
“那么我可以问问迪斯少爷您为什么会报警吗?一般人看到妮娜小姐都会认为是自杀吧。”走进客厅的哈利问。迪斯嫌恶地看着德拉科手中证物袋里的黑色牡丹的照片:“因为这张照片!妮娜非常喜欢牡丹和黑色,她一直希望有一天可以见到黑色的牡丹,而那个人承诺过一定会研发出黑色牡丹给她,当我看见妮娜手里攥着这张照片的时候我觉得一定是他回来了!一定是他杀了妮娜!”
“说到照片.....”德拉科拿出照片:“你们见过照片上的花园吗?这很可能是第一现场。
“第一现场?”亚历山大夫人很惊讶:“你们是说妮娜不是在房间里遇害的?”
赫敏点头:“是的夫人,我们在妮娜小姐的周围发现了花泥。”
“你们这么说....好像啊....”女仆惊讶的指着照片:“这个好像提米先生以前培育牡丹的花园!不过牡丹不是黑色的....”哈利拿着照片走上前:“你看清楚了?还有提米是?”女仆接过照片:“提米就是迪斯少爷说的那个人....是的!就是那!”
哈利面色沉重:“德拉科,你和潘西去那看看,说不定会有我们需要的线索。”
“明白。”
待两人出发后,赫敏巡视着几人:“那么,冒昧地问一问,你们谁会钓鱼?”
迪斯掐着眉心:“钓鱼?我们一家都会,还有几个仆人也会,这太平常了!......不过你们问这个干什么?”
“因为真正导致妮娜小姐死亡的凶器是一根钓鱼线。”
“你的意思是在怀疑我们?!”迪斯显然气愤极了:“你是在怀疑我们?!我们怎么可能伤害妮娜!”
“没有。只是例行公事。”
这时,哈利接到了德拉科的电话。
“怎么样?”
“哈利,这里.....是一片黑色牡丹园。”










2.
“黑色牡丹园?!”哈利皱眉惊呼:“你没看错?!”
“没有。以及我们在这找到了一根钓鱼线。我已经送去化验了,不出意外应该就是凶器。不过值得一提的是,这些黑牡丹不是真的,都是由白牡丹被涂上墨水形成的。”
“是吗....你们先回来吧,”哈利叹了口气:“这个案子还有很多疑点。”
“明白。”
“警探先生大概都累了吧,我去给你们准备些茶。不用担心,茶室就在那面玻璃后面,什么都看得见。”老管家微微鞠躬。
“那就麻烦了。”哈利点点头。
老管家要动身时从他胸口的口袋里掉落了一支钢笔,刚好就在旁边的秋捡了起来还给了他:“先生,你的钢笔......这是很古老的款式呢。”
“是的,这是很久以前我的妻子送给我的礼物。”
“原来是这样啊。”
“我们回来了。”德拉科递给哈利一个证物袋:“化验结果已经出来了,的确是杀死妮娜的凶器。”哈利接过证物袋:“嗯。你赫敏和我去这里的房间里找找线索。其余留在这里继续问。”
“是。”
二楼妮娜的房间。
赫敏拿起妮娜摆在床头的相片:“的确是个很美好的女孩啊,可惜了。嗯?她手上的这手链怎么没看见尸体上有,我看了这些照片每一张都带着。”
“我去找找,你在这继续。”
“知道了。”
哈利来到了发现尸体的书房。
在落地窗帘的夹层里他找到了妮娜遗失的手链,哈利若有所思地盯着妮娜手链上的一点污渍:“.....这怎么会出现在这.....”
随后他将手链放进证物袋后随意在房间里巡视着,转眼时被桌上压着的一本书吸引了目光。
“钓鱼入门?”哈利翻开扉页便被署名惊到:“是他?不过动机是什么......”
“哈利,”德拉科推门进来:“我在他房间里找到了这个,我觉得你应该看看....迪斯说的那个人,绝对不可能是凶手。”
“我知道。”哈利接过信封,阅览完信件:“是他没错了。现在证据确凿。”
“你和我想的一样对吧。”
“是。不过我比较好奇,为什么一个两年前已经死了的人亚历山大一家要说他是失踪了?我想迪斯隐瞒了什么。”
“别急,等会就真相大白了。”
“现在,”哈利收起信封:“让所有人到大厅集合。我想这个凶手将会引出更大的真相。”
“明白。”
大厅。
“先生,您说您已经知道凶手是谁了?”亚历山大夫人哭着问。
“是的夫人,”哈利笑笑:“不过我更想知道,一个两年前已经死了的人,为什么你们要隐瞒是是失踪呢?”
“你.....怎么知道的?”迪斯站了起来:“这不能怪我们!他是在我们庄园死掉的!这对我们的事业有影响......就是因为这件事,我才把庄园里所有监控都拆了的!该死!鬼知道会拍出什么灵异影像!“
“是吗?”德拉科冷哼:“凶手先生,你听到了吧。他们是这么解释的。”









3.
哈利坐了下来:“听到了吗,凶手先生。或者,管家先生。”
“不好意思警探先生,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您是不是这里唯一不会钓鱼的?”
“是。”
“那么可以解释一下吗?”哈利递给他一本书:“这本《钓鱼入门》,上面的署名可骗不了人。”
管家礼貌的笑了笑:“这有什么关系呢,先生。一本书而已。而且我为什么要杀小姐。”
“因为这个。”德拉科递上一枚信封:“提米是您的儿子吧,先生。”迪斯瞪大了眼睛:“什么?!”
管家抿着唇没有说话。
“您将妮娜小姐勒死的时候一定没有发现吧,”哈利拿出妮娜的手链:“要看看吗,上面有你绝对不会想到的东西。”管家接过后愣了愣:“......怎么会.....”
“这是你那只钢笔的墨水染了上去,当时妮娜小姐挣扎的时候打掉了你的钢笔,墨水溅到了她的手链上,而在你把她挂在书房里时手链被挂掉了,但你当时一定没有在意吧。”德拉科冷笑:“如果你还要证据的话我们大可以把你房间里那个足以装下一具尸体的行李箱拿去检验一下,不出意外的话,那上面应该会有妮娜小姐的DNA。”
“我们来还原一下。今天你其实一早就已经离开了你的老家,在早上的时候你就已经听说了妮娜小姐被禁足的事,于是你到了那片你早就已经把牡丹涂为黑色的牡丹园,你拍了张照片用一张临时卡发给了妮娜小姐,我想不出所料,很快妮娜小姐就赶来了,我想这都要拜庄园里没有监控所赐,根本不可能有人发现小姐离开了庄园,我想小姐是翻窗离开的吧,毕竟书房是在一楼。”哈利笑了笑:“然后你就在这片象征着承诺的黑牡丹园里用一根鱼线把你儿子的挚爱妮娜小姐给杀了。然后你把她装进了行李箱————你已经早就计划着这件事了对吗?你的行李箱里什么也没装!在你匆匆赶回来后你和在厨房忙的女仆打了招呼,为你的不在场做了证明,随后你又在女仆看不见的时候将箱子搬进了书房————你是一名优秀的管家,你拥有一串备用钥匙。然后将小姐伪装成自杀的样子后你便离开了,随后便是晚餐时去叫妮娜小姐然后发现了尸体。我想,你这么做一定是为了你的儿子提米,对吗?”
德拉科挑挑眉:“提米的死.....没那么简单,对吗?”
“都是她的错!”管家大吼:“是妮娜杀了提米!就在这座庄园里!在提米被害的前一天他收到了一条短信,是妮娜发来的,那个女人刻薄地拒绝了提米的求爱!但却约提米第二天去庄园见面......然后,我就得到了提米遇害的消息......这个傻孩子!为了他的妮娜小姐,在庄园里见面甚至要我装作不认识他的样子.....可.....那个妮娜她罪有应得!!”
“不是....不是这样的!”迪斯红了眼睛:“是我....那条短信是我发的!提米....也是我杀的!我恨他!是他分走了我妹妹对我的爱!我从来没有见过妮娜那么迷恋一个人!都是他的错!监控也是在那件事后拆了的,它录下了我杀了提米的过程........妮娜什么事都不知道....她甚至以为提米只是失踪了.....根本不是她的错!”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
“你们,都和我们走一趟吧,包括亚历山大夫妇。”赫敏拿出手铐将迪斯和管家拷了起来:“你们有很多时间慢慢交代你们的罪行。”
看着几人陆续被送上了警车,哈利回头望了望偌大的庄园:“可惜了,这么大的一座庄园。提米和妮娜......另一种情况下也算是终成眷属吧。”
德拉科拍拍他的肩:“没错。我想妮娜小姐收到那张照片时一定是开心的,她的提米终于回来了,还实现了承诺。嘿你这次推理得真不错波特警长,还了两人一个公道。”
“该死,你居然不是嘲讽,还真不习惯啊老搭档。”
“你是受虐狂吗波特?”
两人相视大笑。
“要去喝一杯吗搭档?”
“乐意之至。”




【双丑】他是龙

*毫无逻辑的重生龙pa😂
*真的是毫无逻辑的那种😂
*他们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1.
杰罗麦没想到杰罗姆会重生成一条龙。



美丽且高贵的银色的龙。



不过他现在无暇再思考这些,他只知道掌握制空权是一件让人高兴的事。



看着在烈火里哀嚎的人们,杰罗麦拍拍杰罗姆银色的龙颈:“做得很好。你可比炸弹好用多了。”



“有一点你要搞清楚哥哥,我不是在帮你。还有——从我身上下来!我不喜欢被人骑着!”




杰罗麦并没有在意:“这里是高空,杰罗姆。”



“关我屁事。”



虽然这么说着,杰罗姆并没有把杰罗麦甩下去——如果他想。









2.
“你还是这样讨喜一点。”杰罗麦满意的看着化为人形的杰罗姆:“龙的样子让我有一瞬间觉得管不住你。”



“只是一瞬间。”杰罗姆翻了个白眼,是什么让杰罗麦有这个自信管得住化身为龙的他?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知道我有这个自信。”



“随便你。”杰罗姆像是想到了什么:“对了,你为什么对布鲁斯盯得那么紧?”



杰罗麦递给杰罗姆一杯咖啡:“改造哥谭就得先改造他。这没什么冲突。——你问这个做什么?首先说好,这次不行。”



“你知道的,我以前做过什么。我不会放弃的,你试试看。”杰罗姆扬起笑容:“以前他们管不住我,现在就更不可能了。”



杰罗麦递过去一个警告的眼神:“你最好收起你疯狂的想法。你是不是忘了,我还在这。”



“哥哥,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杰罗姆张开龙翼:“我只是需要一个人来照顾重生后处于幼龙状态的我,而你,恰好是我可能可以信任的人。”



“是吗?”杰罗麦假笑:“你太自信了弟弟。”



面对杰罗麦笑容中赤裸裸的威胁,杰罗姆最后还是乖乖收起龙翼,冷哼:“我会做的,改造哥谭?这个工作你还是还给我好了,废物。”



“你觉得你有什么资格这么叫我?”



“但我现在是龙,哥哥,你阻止不了我的。”



杰罗麦指尖敲敲桌子。



“你大可试试看。”







3.
银色的巨龙盘旋在游乐园的上方。



布鲁斯被画上了小丑的妆容捆绑在了椅子上——和那天差不多。



“我说过了,这次不行。”杰罗麦站在那里,面无表情的看着天空中银色的巨龙。



一声龙啸,银龙堪堪停在了杰罗麦面前:“试试看?哥哥。”



杰罗麦没理他,径直走向布鲁斯,割开了他的绳子:“停止。我只说一次。”



愤怒的银龙喷出了龙焰阻挡住了两人的去路:“你永远都是这样!”



“没有。”杰罗麦异常冷静:“我只是在按照你所想的做。”



“那么现在我要亲自动手。”



“你这是违背了你的意愿,我不同意。”



“谁管你。”银龙作势要去抓布鲁斯。



“我说过的。只说一次。”杰罗麦转身:“开枪。”



爆炸声应声而起。



在硝烟中感觉到生命逐渐消亡的杰罗姆想的不是自己才重生了几天就这么又死了。



而是他怎么就喜欢上了这么个混蛋。







4.
当杰罗麦待硝烟散后去找杰罗姆时银龙不见了。



该死!关于炸弹他明明是控制好的.....杰罗麦有些焦躁。



最后他又仔细清查了银龙所在地方后发现了一枚龙蛋。杰罗麦小心翼翼的将龙蛋揣进怀里,有些无奈,这是保护反应?好吧,看来得等他孵化出来了。等他出来后该给他点补偿,什么都好。



但第二天杰罗麦起床看见的不是一颗龙蛋,而是破碎的蛋壳和被龙焰毁得差不多的房间。



该死。看来是什么都记得啊。



杰罗麦脑仁有点疼。



他现在得想个办法把弟弟给哄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