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药丸【数学老师,我劝你扬善者之德🙃】

请先点进来看一下谢谢→

@妖娆的猪肘子
我女神!!我要吹爆她(ฅ>ω<*ฅ)
她超级好!!

现在疯狂沉迷镇魂!!镇魂女鬼了解一下!!求巍澜去结婚啊啊啊啊!!!

沉迷盾铁德哈贱虫玉碧安雷秦唐不逆不拆!!我爱锤基/mop/billdip/唐多/晓薛/凯柠凯/嘉金/福华/冬寡ヘ( ̄ω ̄ヘ)有cp洁癖!!

@惊山鹊
我家大宝贝儿!宠爆她!!( •̀∀•́ )

我脾气很冲的,就别来惹我。

想要评论(ฅ>ω<*ฅ)

转载请和我授权谢谢。

大爱漫威!!

沉迷爬墙,不接受ky

人有多大胆,粮有多大产,但是我胆小😂

【巍澜/衍生】欢迎来到怪物高中【卷一】山有木兮木有枝(三)

*豆东篇!饕餮豆子和天魃东东的打打闹闹的故事🌚以后可能只能周末见了,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依旧沙雕
*一个广告:关于巍澜及其衍生本子的印量调查
*传送门:
【卷一】山有木兮木有枝(一)
【卷一】山有木兮木有枝(二)

*他们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3.
“哎真不好意思,我差点破坏了你们貌合神离的交往,”冯豆子咧着嘴往那电线杆上一靠,愣是穿成个朝天椒的模样摆了个小地痞的样子:“这可真罪过。”

“什么叫做貌合神离的交往,我们这明明是......呸!我们哪儿交往了?冯豆子你能不能积点口德?!”尤东东指着冯豆子骂骂咧咧:“还有,你这特么又是什么鬼样子??给我停止你龌龊的审美!”

冯豆子和尤东东这个样子吓坏了旁边拿着作业的小姑娘,小姑娘怯生生地看了他们两眼,抖了抖兔子耳朵:“....我,我先走了.....”

她这是造了什么孽啊,明明只是抱着作业路过结果这位同学偏要冲上来帮忙的。小姑娘抖了抖耳朵,也不等他们同意直接溜了。

“我长得不好看吗?怎么着也比那只小兔子好看吧,你是不是瞎啊尤东东?!你当我饕餮一族是谁你就骂我审美,怎么着也比你好看!”冯豆子最见不得谁嘲笑他的衣品和发品,被尤东东一说也急了:“我们什么关系啊你就骂我!”

“你丫就是个臭傻逼!我们没关系那你管我干嘛!当我们天魃都是好惹的?你是不是想打架!”尤东东气得指着他骂,他容易吗他,才答应和他交往没几天呢就会惹自己生气,还得自己去把他哄回来,他尤东东不干了:“冯豆子我告诉你,从现在开始老子回归单身!你给我从哪来滚哪去!”

冯豆子也急了:“分就分呗谁好像谁没谁就过不下去了似的!再您的见!”

尤东东转身就走:“再什么见!永别!”

杨修贤知道这事直接笑了:“早劝过你了你丫当耳旁风,分了这是必然事件。”赵云澜在旁边点头:“我家宝贝儿和我说了,他这朋友重是挺重义气,就是作风不良,跟个翻版杨修贤似的。”


“喂怎么说话的我比他好多了行吗,至少没他这么渣。”

尤东东听友人说了那么多也还是一声不吭,只是想起来他是怎么和冯豆子在一起的,这事说起来还有点好笑。

他和冯豆子也算是半个竹马,毕竟饕餮一族和天魃是世家,他俩从小就在一起玩,只是互相看对方都不顺眼。

后来一起上了怪高,第一天就在门口打了架。按赵云澜的话来说,他是从没见过那么丢人的,你说打个架就算了哪有因为早餐吃甜豆腐脑还是咸豆腐脑而打起来的,他也是服了。

后来两败俱伤,冯豆子的左眼青了,尤东东的右手多了个牙印,正可谓妖怪打架。

再后来也不知道是怎么,冯豆子就天天给他送早餐,搞得他觉得冯豆子绝对在里面投毒了吓了一个星期。

杨修贤赵云澜看不下去把他扯到一旁:“醒醒吧东东,你的竹马在追你。”

赵云澜想想又补充了一句:“醒醒吧东东,这个渣男不能要。”

估计是尤东东的叛逆期到了,听了他俩的话仿佛打通了任督二脉醍醐灌顶,隔天就宣布了他和冯豆子的恋情。

赵云澜杨修贤无fuck说。

尤东东回过神,叹了口气,这冯豆子可真不是个东西,都分了还让自己想着他,这都什么事啊。

那边的冯豆子也不好受,被两个兄弟劈头盖脸地骂了一顿给骂醒了,回想起来觉得自己也是真混蛋,和东东在一起了还打着其他小姑娘的注意。他越想就越觉得尤东东好,才发现这些年来心里心心念念的都是他,他有点懊恼,这样好的尤东东,自己怎么就没有珍惜呢?

可能是饕餮一族自己的问题,冯豆子就是拉不下脸去和尤东东道歉,两人也就这么僵持着。

后来事情的转机是赵云澜的一通电话。

“冯豆子,东东出事了。”

这句话把冯豆子吓懵了,也没问地址跑了大半个市才找到尤东东住院的地方——怪高附属第一医院。

结果进去就看见尤东东被白布盖着,冯豆子眼泪直接下来了:“东东!东东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你再看我一眼.....求你了,东东,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你醒醒....我给你当牛做马....”

“冯豆子大早上的你瞎嚷嚷什么??有病?”尤东东掀开盖在头上的被子骂道。冯豆子有点懵:“你....你没死?”

“你丫才死了!我只是嫌光太亮了。我就摔了一跤你怎么哭得跟死了爹似的?”

冯豆子直接抱住了尤东东,带着哭腔:“你吓死我了你!我还以为.....东东,你原谅我吧....我真的错了.....我以后再也不会了.....”

尤东东叹口气,拍拍身上这一坨哭得稀里哗啦的饕餮:“.....白痴,我没怪你。”

后来两人和好后准备出院的时候出了个小插曲。

冯豆子给尤东东办好了出院手续回来就看见一个男人拉着尤东东往外走,冯豆子一看这可不得了,自己头上隐隐泛绿,冲上去直接扯开了那个男的,指着人家就骂:“你干嘛呢干嘛呢!您不觉得您有点叛逆吗?干嘛拉着东东,你谁啊你!信不信我告你性骚扰!要出轨别处出去我家墙上有电网!”

“你丫给我闭嘴冯豆子!”尤东东有点无奈:“他是我亲哥谢南翔。就是你常常在毕业优秀学生榜上指着的那位“一树梨花压海棠,怪高最强谢南翔”的怪高医学系最强传说谢南翔。”

“...........”





【原创】她们

她们每人拿着一根蜡烛。



幽幽的火光有些抖动,那个地方很黑,她们也很静默,一点声音也没有。



“来了。”戴眼镜的女孩开口。



“终于来了。”马尾女孩吸了口气。



短发女孩把蜡烛摆好:“把那个东西给我吧。”



戴眼镜的女孩去了一个柜子前翻找着什么,回来时踉跄了一下,有什么东西从她身上掉了下来,有些腥臭。



长发女孩推门进来。



“没有了。”



她的眼神有些怔愣,一片空白。








“卧槽老子锅都搭好了你丫说没了??”



“挤不到怪我?我都饿迷糊了好嘛?!”



“去买个泡面那么难吗?!靠刚刚谁的东西绊到我老子臭豆腐都撒了! ”



“卧槽别说了蜡烛都快烧到窗帘了!!”


心情太down了,今天出了成绩感觉心如死灰,真的开始怀疑自己了,就感觉所有人都考得很好只有你考得不好一样......
是应该好好学习了,进入文科的第一次考试竟然成了这样我都没法向爸妈交代.....
好好学习 ,天天向上吧。
文会更的,只是估计不会很频繁。
要好好学习了,等不了的小天使可以取关了。

【巍澜】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未来的苟且(二)

*中文老师巍×数学老师澜,学院pa,沙雕日常
*一个广告:关于巍澜及其衍生本子的印量调查
*传送门: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未来的苟且(一)

*他们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6.
林静,老楚,小郭,大庆,祝红,汪徴,桑赞和赵云澜几个老同学聚会,结果聚会开始了没多久赵云澜就收到了一条信息。



看完拿起外套就要走。



“哪儿去?”



“这天儿也不早了,我回去睡了啊,明早还有课,早睡早起身体好你说是不是。”



看他走后林静有点疑惑:“老赵这是转性了?那么早就睡觉?”



旁边祝红慢条斯理地吃着果盘。



“我们的睡觉是名词,他的睡觉是动词。”







7.
后来也不知道校长是怎么回事,把沈巍调到了赵云澜他们班。



赵云澜也挺高兴,这样还能培养培养兄弟情。结果第一节课就打了脸,他这个好兄弟闲的把昨儿才考的数学试卷给那群小崽子讲了,说什么“别麻烦你们数学老师”。



赵云澜不乐意了,下节课直接扯着月考语文试卷进了教室。



“把你们语文试卷拿出来,老子给你们讲,别麻烦你们语文老师了,好歹我当年高考语文还拿了个单科王的好吗。”








8.
有一次赵云澜的课代表抱作业给他的时候撞见赵云澜嘴唇红润,沈巍坐在旁边手握成拳抵在嘴那干咳了两声。



课代表突然觉得自己在这有点尴尬。



赵云澜倒是先开口了:“呃,你们沈老师给我涂润唇膏呢,最近天气有点干燥。”



课代表看了看外面的倾盆大雨,眨眨眼放了作业转身走人,还贴心地给他们带上了门。



“对不起,打扰了。”







9.
最近天气变化无常,身体还算硬朗的沈巍也病了,赵云澜想请假去照顾他,结果遭到了沈巍的拒绝。



“不行,万一传染给你怎么办?”



赵云澜扭不过他只好作罢。



结果便宜了那群小崽子,说着什么卧槽太好了不用做语文作业了。



赵云澜听了之后冷笑一声,拿着一沓试卷进了教室:“作业没有是不可能的,你们沈老师病了没办法布置作业不碍事,这不是还有我嘛。”



看着底下的脸个个都成了菜青色赵云澜就有点想笑。



“有一句话不是这么说的吗,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做不完的作业。”







10.
祝红在医院做体检时看见了赵云澜,旁边还有个沈巍。



祝红走过去问他:“你来干嘛?”



“你呢?”



“体检。你生病了?沈老师也病了?”



赵云澜摇摇头:“不是,他陪我来的。”祝红挑挑眉,一脸了然:“那你来干嘛,病了?看哪个科啊?”



赵云澜一脸尴尬。



“腰,腰肌劳损。”




【巍澜】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未来的苟且(一)

*作为沙雕段子手的我回来了,中文老师巍×数学老师澜
*是日常段子,学院pa,大概就是两人披着好兄弟的外皮谈恋爱??
*传送门:一个广告:关于巍澜及其衍生本子的印量调查
*他们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1.
沈巍和赵云澜原本是不认识的两个人,毕竟一个文科院一个理科院。



只是最近学校论坛上出现的某些同人文让他们不得不深刻地认识了彼此。






2.
赵云澜就论坛上的同人文想和同为文科老师沈巍的同事的祝红谈谈他和沈巍的事。



结果祝红抱着个笔记本叭叭地在那打字:“别了吧你们那事说多了都是马赛克。”






3.
结果两个人莫名其妙就在同人文的推动下成了好朋友。



后来赵云澜邀请沈巍来自己家看电影,结果自己看着看着看睡着了,沈巍就秉承着不让好兄弟着凉的初衷把赵云澜带回了卧室。



只是他这带的方法有点问题,是公主抱。



旁边的大庆拿着爆米花发出灵魂拷问。



“他们这算哪门子的兄弟?”







4.
物理老师林静觉得沈巍和赵云澜的关系很诡异。



他亲眼目睹有个小姑娘面带春色拿着封信去找赵云澜,结果信还没交到赵云澜手上话也没说上一句赵云澜就被沈巍一把扯到了身后,后者只是面不改色地推了推眼镜。



“同学不好意思,赵老师他有社恐。”



同在现场的林静惊了。



“沈老师你这么说良心不会痛吗??”






5.
“一夜情?像那些人一样第二天衣衫不整匆匆忙忙躲躲闪闪地跑去上班?哈我这辈子都不可能好吗。”赵云澜笑道。



结果第二天早上祝红路过沈巍家的时候就看见赵云澜衣衫凌乱姿势奇怪匆匆忙忙地从沈巍家跑了出来,看见祝红后一愣。



“呃.....昨天我在他家玩晚了,就在他家睡了一觉,兄,兄弟之间在对方家睡觉很正常你说是吧.....?”



祝红沉默了两秒。



“老赵,你是不是对兄弟和睡觉这两个词有什么误解?”




【罗浮生×杨修贤】囚鸟(下)【完结】

*对不起一晚上考完语数英政史地我已经心态爆炸了😭我也不知道这算不算he了.....
*居然被屏蔽了,过分....
*传送门:
囚鸟(上)
囚鸟(中上)
囚鸟(番外)
囚鸟(中下)
 

*他们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1.
“如果我离开了,你就把我撒在世界各地,我想好好的看看这个世界。”



“别说傻话。”罗浮生给他削了个苹果:“你不会有事的。”



杨修贤没应他,只是看着天花板,他在年初查出来这个病,家族遗传,医生说让他做好心理准备,可能活不到下一年了。



连活着也做不到。



杨修贤暗自叹气:“我现在连活着都做不到,这是我最后的愿望,你答应我吧。”他想想又说了一句:“我站在这座城市的最高处,却看不到任何地方,你知道吗罗浮生,我已经要看不见了。”



“没事的,我可以当你的眼睛。”罗浮生冲他笑笑,只是他现在也不知道杨修贤是否还看得见他:“你放心,没事的。”



杨修贤将手放在玻璃窗上,冰冷的温度让他缩了缩指尖:“你们从小就这么糊弄我,什么事都告诉我没事的,可以解决。现在看来,监狱里的人才不会说谎,说什么就是什么。”



罗浮生突然说不出话,最后只是把切成小块的苹果一小口一小口地喂给杨修贤。



“我不会让你有事。”







2.
杨修贤扶着别墅高高的围墙在花园里散步,罗浮生在他的不远处盯着他,搞得他也有些小心翼翼,以免只是打了个喷嚏就看见罗浮生紧张地跑过来拽着他要进屋。



他好不容易可以出来走会儿。



他的眼睛时好时坏,有时看不见有时眼前又是一片光明,他也不太在意,这已经是很好的情况了。



他抚着围墙上斑驳的痕迹,想起小时候在这又抓又闹就有点想笑,小时候总是梦想着出去玩,到处玩,吃遍天下的所有东西,但是他长了这么大,连国内都没有逛完全。



他突然有点怨恨起他的这个病了。“罗浮生。”杨修贤喊了一声,就看见不远处匆忙跑来一个身影:“怎么了?是不是累了?”



“不是。”杨修贤指了指天空:“我想去旅游,我想出去玩。”



“好,你想去哪我们就......”



“我想一个人。”



罗浮生的脸沉了下来:“不可能。”杨修贤没有多少情绪波动:“嗯,没事了。”



罗浮生抓着他的手,声音近乎哀求:“你能不能不要总是想着逃离我?”



杨修贤任他拉着,没有聚焦的眼睛望着天空,只是所见即是黑暗。



“我没有。我只是想完成小时候的愿望。”







3.
在秋天的时候杨修贤近乎是病入膏肓,整日整夜的昏睡,醒来的那几个小时只是无意义地呼着气想说些什么,呼吸器上浮起又灭掉的白雾看得罗浮生心酸。
杨修贤已经说不出话了。



罗浮生推掉了所有的工作就在那里陪着他,一遍又一遍地重复:“对不起,我没有做到。”他已经说不出来“没事的”了。



在走前一天晚上,杨修贤又重新开口说话,面色也红润了起来,他把罗浮生叫到身旁,后者的眼眶红了,掉了泪。



杨修贤没看见罗浮生哭过,沉默了几秒后还是开口:“我不用你撒了,你把我埋在我家的旧址吧。”



杨修贤笑了笑:“我对不起他们,但我还是想他们,我想家了。墓碑上不用写什么,就只写一个名字就好了。”



罗浮生有些哽咽:“为什么?”



“我不想带走什么,也什么也带不走,这一切都不属于我。”



“我真正拥有的,只剩一个名字了。”






4.
杨修贤走的那天秋风扫落叶,满山都是纷飞的红枫叶,凄凄惨惨却又有着说不出的壮观。


罗浮生按他说的给他葬在了杨家的旧址,墓碑上也只刻了“杨修贤”三个字,是他一笔一划刻上去的,他还在杨修贤的旁边留了块位置,给他自己准备。



“我处理好一切,就来陪你。”



隔年,罗浮生也走了,按他的遗嘱罗诚给他安葬在了杨修贤旁边,墓碑上没有名字,只刻了一句话。



“舍得舍得,舍即是得,你赠我真心与爱情,我还你永远与来生。”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做不完的作业🌚

【巍澜/衍生】欢迎来到怪物高中【卷一】山有木兮木有枝(二)

*生贤篇,来看穷奇和九尾狐的奇奇怪怪的恋爱故事😂
*一个广告:关于巍澜及其衍生本子的印量调查
*传送门:
【卷一】山有木兮木有枝(一)

*他们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2.
赵云澜有个好兄弟叫杨修贤。



是一只九尾狐,刚开学就和校霸穷奇杠上的九尾狐。



结果罗浮生看对眼了觉得这只小狐狸有个性他喜欢。但说实话杨修贤是个直男,就是那种性别男爱好女的直男。



更何况有一次上课的时候杨修贤坐在罗浮生前边,九条尾巴甩来甩去勾得罗浮生心痒,脑子一热一把抓了上去,毛茸茸的还软乎乎。结果杨修贤受了刺激直接嚎了出来,当时空气尬到了新高度。



那次以后杨修贤看见罗浮生都绕道走。



但一代凶兽穷奇也不是那么好打发的不是?直接坐到杨修贤面前说:“男生之间不是打着打着就成朋友了嘛,我想和你变成更亲密的关系。”沉浸在数学题海的杨修贤抬起他那熬了一晚上的黑眼圈:“啥玩意儿?”



“.......我想和你做朋友。”



“不要,太麻烦了。”杨修贤算着数学题:“我这数学还没做完呢罗浮生你别在我面前晃悠,看见你我脑仁疼。”



罗浮生舔了舔后槽牙,穷奇一族往往不是什么耐心平静的怪物,易怒暴躁,这杨修贤还敢惹他?



“干嘛?想和我生气?”杨修贤放下笔,面色不悦:“行,那我就和你算算。你这每天堵我12次,每次5分钟不止,一个星期就420分钟不止,一个月就1680多分钟,一年就20160分钟不止,你看看你浪费了我多少学习时间,老子考试挂了你赔我?”罗浮生的火气立马被浇了一半。



杨修贤摆摆手算是打发他又咬着笔杆子算他那个不等式方程组。罗浮生也不自讨没趣,撂下一句“你再考虑考虑”就回了座位。



结果一放学就看见杨修贤急急忙忙用堪比短跑运动员的速度向他跑来,一把扯住他:“你知道你为什么这么高吗罗浮生,因为天塌下来你帮我顶着!快点他们要打过来了我去避避你解决一下。”



罗浮生:“........”



哟呵这小子把老子当免费保镖了啊。



不过罗浮生也乐得当这免费保镖,说不定就和小狐狸关系亲近一点了你说是不是。



于是罗浮生替他解决了来找茬的怪物并且用这换了一顿杨修贤做的饭。



不过也许那顿饭对他来说是个惩罚。



“我现在相当怀疑你这几百年都是怎么活过来的。”罗浮生戳着那不成样子的饭菜:“您厉害。”杨修贤抱着个本子做记录:“别嚷嚷了赶紧吃我还要上下一道,你还有八十七样菜要试吃。”



“嗯??”



“这样说吧罗浮生,”杨修贤亮出两颗小尖牙:“只要是毫无怨言的吃了我的这些新菜式我们就是朋友了你看怎么样?”



然后罗浮生毫不犹豫吃了这些菜,只是之后在宿舍里躺了两天这种事我们就不多谈了。



后来两人也算是成了朋友,罗浮生在这段时间里倒是养成了耐心的性子,也没有像刚开始一样打直球,原本旁观的赵云澜沈巍以为他们这奇奇怪怪的关系不出个百八十年是不会修成正果了,直到他们两人被共同的仇人堵在了巷子里。



穷奇一族特制的飞镖在罗浮生手里甩出了花,他略带胆心的瞥了眼杨修贤:“你搞得定吗?待会开战你先跑。”杨修贤白他一眼:“只有像你们这样的才用冷兵器和拳头,像我们这种高级的都用符咒。”语毕双手一转手心里便多了两道符,下一秒符就化为烈焰和寒冰冲向那群找茬的妖怪,随随便便就撂倒了一片,杨修贤拍拍手摸了摸鼻子:“烦。”



罗浮生看他那样乐了,把飞镖甩了出去正中首领,又往墙上一踏飞出去撂倒了剩下的,最后蹲在那堆妖怪上问杨修贤:“挺厉害啊,那怎么那时候要我去帮忙了?”



“麻烦。”杨修贤打了个哈欠:“当时做题太累了。”



“...........”



后来罗浮生去买了两罐啤酒两人就蹲在巷子口喝了起来,后面是一堆躺尸的妖怪,画面也是挺清奇。



“其实吧我当时还有另一个原因。”杨修贤拿着啤酒眨巴眨巴眼看他,九条尾巴甩来甩去又看得罗浮生心痒,只是栽了一次后也不敢轻举妄动。



“说说?”



“你不是追我吗?给你个机会。”杨修贤灌了口啤酒一屁股坐下来。



“哟那真感谢你啊。”罗浮生笑了,随后用啤酒罐和杨修贤那个碰杯:“我喜欢你,想和你在一起,兄弟接受吗?”



杨修贤笑了给他一拳:“现在说这个合适吗?”



罗浮生挑挑眉看他,杨修贤有点好笑,他在这天不怕地不怕的穷奇身上居然感受到一丝紧张,于是他砸吧砸吧嘴,站起身借着优势一只脚轻踩在罗浮生肩上。



“行吧,老子答应你了。”






【巍澜/衍生】欢迎来到怪物高中【卷一】山有木兮木有枝(一)

*祝祖国妈妈生日快乐!!!对沙雕的我又回来了,这篇文里充满了我们班的各种梗
*人设:大荒山主赵云澜,鬼王沈巍,九尾狐杨修贤,穷奇罗浮生,饕餮冯豆子,天魃尤东东,其他未定
*你们要相信后面是还有主线篇的,最后还是祝祖国妈妈生日快乐!!!!!最后是一个广告:关于巍澜及其衍生本子的印量调查@x@
*他们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1.
赵云澜来怪物高中其实是个意外。

刚开始他是咬定牙关死也不去的,不为什么,只是自己爹是那学校的校长。

大荒山主这迟到的青春期,叛逆。

后来还是被自己妈揪着耳朵说什么“赵云澜你能不能收收你那猪窝!”“脚都下不了!”“你一回来就会给我添堵,滚去上学!”才不情不愿地挪到了怪物高中。

“名字真俗气。”赵云澜一脸嫌弃的左看看右瞧瞧:“品味感人。”后来一转头就被一袭长发甩了一脸。

“抱歉。”始作俑者连忙道歉,在看清赵云澜时一愣,随后又恢复了正常:“抱歉,头发没收好。”然后赵云澜就看见这位长发美人换了个利落儒雅的短发。

“没事没事,我是赵云澜。”

“沈巍。”沈巍冲他笑笑:“在下鬼王。请问阁下也是怪物高中的学生?”

“大荒山主昆仑。.....呃对我是。”

赵云澜被他这笑晃了眼,当下就决定进这学院来把这美人给攻略了。

有个词叫什么来着,哦对,见色起意。

赵云澜他爸爸倒是很意外赵云澜会松口,他这儿子死倔,几头牛都拉不回来的那种。

只是后来赵云澜的愿望落空了,他在1班,沈巍在隔壁2班。

这操蛋的生活。

但他是谁啊,天天跑隔壁送水送花送温暖,怕沈巍还接受不了对外就搂着沈巍说什么他们是社会主义兄弟情,对,纯纯的兄弟情。沈巍听了不知道该说他贴心还是欲盖弥彰。

对,沈巍知道赵云澜的感情。他很小就见过赵云澜,当时就一见钟情,还写下了什么“邓林之阴,初见昆仑君,惊鸿一瞥,乱我心曲。”但有时候命运也是捉弄人,从那以后他就再也没有见过赵云澜一面。

对,他们就是双向暗恋。

这操蛋的生活。

“山总,还没追到啊。”杨修贤笑他:“你不行啊,要不要哥帮帮你?”

“哟现在也叫上山总了?”赵云澜白了他一眼:“我自己的媳妇自己追。”

关于这个称号其实还要感谢他们历史老师的提供。

“诶山总你这历史是怎么回事?大荒山主历史差成这样?”

“诶山总终于愿意醒过来了?来唱首歌清醒清醒。”

“山总你作为大荒山主搞懂你那万千山水的历史了吗?搞懂了?倒背如流?行那你倒背一个给我看看。”

结果从那以后班里的人都喊他山总,导致当时初来乍到的杨修贤拿着作业本一脸懵:“山总是谁?”

赵云澜:“叫我干嘛?”

#大荒山总昆仑君#

后来就这么过了几个月,沈巍也忍不了,敲开了赵心慈的门:“校长,我想转班。”

“为什么。”

本着诚实做人已经准备好被批的沈巍义正言辞:“不想待了,想去1班。”

“行有个性我喜欢。”

“...........”

于是赵云澜在第二天就看见第一排的座位上端端正正地坐着乖巧的沈巍。

“云澜。”

“你怎么过来了?”

“我转班了。”

“我爸同意了?”

“嗯,他说我有个性。”

“............”

赵云澜觉得这剧情太奇妙了他有点hold不住。但是媳妇还是要追的,他左思右想觉得还是直接摊牌可能性大一些。沈巍不是那种物质的人,他送的那些东西说实话对沈巍还真没什么用,只是是赵云澜送的。

于是他一下课就毫不犹豫把沈巍堵在门口来了个直球:“我喜欢你。”

“很巧,我也是。”

然后?还有什么然后,除了在一起他们还有别的选择?

当时路过的杨修贤表示都什么年代了这种表白方式居然还有人用也只有他们两个年龄颇大的老妖怪了救救孩子行吗?




图片出自QQ空间。

第一次在lof挂人,这个社会败类真的忍不了,太恶心了。

老太太真的很可怜,好心的劝解几句却被打成受伤骨折,老人真的很脆弱的,我奶奶有一次不小心滑倒全身都没一处好地方,我真的想不到为什么这个人会这么干。

他还是人吗?

这种罪真的不该这位老太太来受,她更应该好好的在家里享受天伦之乐,不应该是在医院里抢救生死未卜。

他还有人性吗?只是因为自己不高兴就把老太太打成全身骨折?这是我见过最恶心的事。

说句不好听的,我觉得他不该活在这世上,每个人都有活的权利,但我觉得他不配。

一个自己情绪都管不好随意把怒火撒到别人身上给别人造成难以磨灭的伤害的人他有什么资格?把自己放在中心,道德的至高点?

他不配。

他今天干得出这种丧尽天良的事,就算放了出来,他也还会有这种思想,只要他一不高兴,就会去伤害别人,别人欠你的吗凭什么这样做?

今天有这位受伤的老太太,明天也还会有另一个。

谁也不能保证这社会还会孕育出多少这样的败类。

可能数不胜数。

他丢了中国的脸,丢了社会的脸,丢了云南的脸,丢了自己的脸。

我很难想象他父母的心情,可能在他们眼里他是个好孩子。

但他现在不是了。




如果引起你的不适非常抱歉。